办年货的记忆
  来源: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 作者:段德珍
2019-03-14 15:31:08

 demo.jpg

年货市场。

 

一进了腊月,人们便忙活着办年货。商场超市物品齐全、琳琅满目,应有尽有。如今人们的生活日益提高,无须再为吃穿发愁。

然而,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我家住在林场的一个几十户的小山村。那时候家境贫寒,每年的腊月里办年货成了父母一件最愁肠和极其劳累的事情,而我们小孩子更是盼过年,因为过年能有点好吃的,有新衣服穿。

那时,过年每人凭票供应二斤面,半斤肉半斤豆油二两白糖,再买上十几斤冻梨二斤糖块,这就是全部的年货了。这点年货对于我们多口之家来说,真是杯水车薪。

到了数九的时候,大雪纷飞,厚厚的雪野,白茫茫一片,北风呼啸,是小兴安岭一年最寒冷的时候,此时也是打鱼捞蛤蟆的最佳时节。没到元旦时,父亲就把打鱼的家什备好了,他用废铁棍打成冰镩,用线绳织成网兜,砍来柳杆做成了抄罗子。因为父亲白天上班忙,常常是晚饭后,把冰镩、抄罗子、铁锹、花筐、麻袋装在爬犁上拉着,借着清朗的月光,或点着松明子,或拎着马提灯,领着我和哥哥去打鱼和蛤蟆。那时我家西河边的草甸子上有很多大小泡子,但是不一定每个泡子都有蛤蟆和鱼,父亲凭他多年的经验一看,就能看出那个泡子有“货”。他在那边快速地绞动着抄罗子,把鱼、蛤蟆绞进网兜里,倒在冰面上,蛤蟆四处乱爬,那鲫鱼、山胖头、红翅子、泥鳅活蹦乱跳。拿着那大的足有半斤多重鲫鱼,我也乐得直蹦!有了鱼吃,父亲还想法去做豆腐,那时村里没有卖的。每年春天凭票领二三十斤黄豆(供做酱用)也舍不得吃,留着过年做豆腐。父亲心灵手巧,把农业队废弃的石磨捡回组装好,再做个磨盘安装在厨房里。等腊月二十三早上,母亲就把黄豆用大盆泡上,把磨刷净,晚饭后父亲就开始拉磨做豆腐了。他推磨转着圈儿口里念着旧时的民谣:二十三糖瓜粘、二十四扫房日、二十五磨豆腐……待白嫩鲜美的豆腐做好后,我急不可耐地让父亲给我铲上一块,狼吞虎咽地就吃没了。我还要吃,父亲说行了,那些得留着过年吃哪……有豆腐有鱼过年就挺好了,但父母又想着挣钱给我们买新衣裳,大人不穿孩子咋也得换件新衣服啊!于是父亲起早贪晚地编土篮卖钱。进了腊月母亲就把土篮子用雪爬犁拉着去镇上卖钱。母亲早上天不亮出发,往返近百里,回来时给奶奶买袜子、油茶面,给父亲买点旱烟,给我们买布料糖块鞭炮等。

那时候,父母就是靠着超乎常人的韧性,在每年的腊月都会给我们几个大的换上件新衣服。母亲把我们穿小了的衣裳,翻新改作弟妹们能穿的衣裳,看起来也像新的一样。除此之外,母亲还给我们每人做一双新鞋。过年时我们能穿上新衣新鞋,吃着鱼豆腐就心满意足了。父母虽然很辛苦,心中却很高兴,因为他们的劳累,换来了我们的欢喜,换来一个个丰盈圆满的年。

 

编辑:毕诗春   责编:晁元元



demo.jpg